夜娴aprils

楚留香手游里面各门派之间的非NPC的CP都能吃!(毕竟又不是同一个角色ε-(=`ω´=))
NPC的话是邱蔡可逆,亦和可逆,齐风可逆。
趴在VC的牙依冷圈里面瑟瑟发抖。牙依可逆不可拆。
喜欢的CP都是吃可逆的。
有CP洁癖的小可爱慎点。

小瓜子不得了:

有人找我约稿吗,普通大头60-80(不要背景50),游戏相关及复杂人设80+
没有的话我等会再来问问…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楚留香 各CP决定攻受的时候 一】

因为正文还没想好,就写个段子爽一下。
不定期更新。
*CP很多,避雷注意。
华山内销
BL
师兄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喝得满身酒气。
“怎么喝的这么多?”
他醉眼迷离地看着师兄,笑嘻嘻的要师兄抱抱。
“师兄……冷……要抱抱……”
一旁的师妹感激的看着师兄。
“你可算来了,师兄。他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人杵在这里喝了一时辰的烧刀子了,怎么劝都不听。还说什么,他现在起要学着放下……神神叨叨了一阵儿。”
师兄道了声谢,抱起他就朝着他的屋里走去。
“不是说喝不惯烧刀子吗?怎么,给你换桃花酿你还不开心了。”
BG
他端着糕点灰溜溜的回房,还没进门就闻到红烧肉的味道,细闻还有胡辣汤的味道。
哪个小兔崽子敢跑他屋里吃独食?!
他脸色阴沉的推开门。
就见师妹神色慌张的看着他,手里拎着个松木食盒。桌上摆着的六盘菜除了一碗胡辣汤和一碗面,都是荤菜,且卖相不错,香气扑鼻,细看面上还有一块大排,浇着一层肉酱,显得碗都小了许多。
他走错房间了?不然怎么会看到近来总是躲着他的师妹呢?
“……你回来啦,师兄。”
他怔怔的看着师妹,他近来总是被她躲着,现下才发觉她削瘦了许多,原先圆嘟嘟的脸都变成了瓜子脸。
他放下糕点走过去抓起她的手,手指上面还未愈合的小刀口还有手腕上褐红色的小疤看得他眼睛疼。
“师兄,我听华真真师姐说今日是你的生辰……”
“嗯……”
他把师妹揽入怀中,见她还没反应过来,低头就是一吻,待到她身子都软了,整个人都搭着他的腰才得以站立,他才结束,脑袋伏在她的肩上。
“傻丫头……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GB(是的,没有看错,就是女攻)
她醒来时,只觉得身上除了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外,手臂上还沉沉的,还有轻微的扎刺感。
是师弟……
怎么不回房里睡去?
她轻轻捧起他的脑袋,正想将他摆个好受点的姿势睡觉,不曾想,他竟醒了过来,一瞬之间,眼底便蓄足了泪,三两下就一滴接一滴的落了下来,抱着她的手都是抖的。
她忍不住还是摸了摸他的脑袋。
“师姐……”
“我在……”
“以后不要再这么不惜命了……”
“好……”
她的衣裳怕是又要湿了一片。
师弟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这么爱哭……
虽然说她也不讨厌就是了。

【华武GB】故人·肆

自设华山女侠林无忧X武当道长陆居安

夜娴(云梦)  霖月(暗香)

私设如山,bug如海注意

前篇

---------------------------------------------------------

陆居安打坐到拂晓鸡鸣时,隔壁总算传来了动静。

是林姑娘。

她醒了。

陆居安待到林无忧出了房间之后,才下床更衣洗漱。

陆居安一路屏气敛息,一路都是用轻功踏步。

他此前向来都是坦荡荡的,还未如此小心翼翼过。

只见林无忧一路快马加鞭,行至一位尽显富态的商人面前停滞片刻,不久便来了一位云梦弟子与一位暗香女弟子。

看起来像是熟人,三人谈笑风生,好不快活。

林姑娘在他不在的时候,反倒笑得更开心啊。

也是啊,毕竟都是姑娘家的……

林姑娘和他相处时就各种拘谨,还有不知何时就突然僵硬的身体……

大概他是多余的罢……

三人像是确认了什么,驾着马跟着一辆载着货物的马车,打算离去。

陆居安总觉得还是不放心,待到她们走远了,才开始使用轻功跟在后头。大抵是慢了,跟了一段路,便不见了人影。

人呢?

左看右看,都看不到林姑娘她们三人的踪迹。

算了,今日还是作罢。

陆居安正打算回客栈,一转头身后竟是一群绑匪。

“老大,虽说咱们跟丢了那几个娘们。但是这货色卖到玲珑坊,可是能让兄弟接下来两三年都不愁吃喝了啊,老大。”

“这武当的道长长得可真是比娘们还好看,不知道操起来,是个什么滋味。嘿嘿嘿……”

“诶,老大,等下把这小道长卖掉前,先给弟兄们爽一下呗。”

……

陆居安虽说下山历练的不多,但下山前怎么说也是有从下山历练过的师兄那里打听过山下的事物的,自然也是知道玲珑坊一地是作甚的。现下听着这群绑匪的污言秽语只觉怒火丛生。

陆居安正欲使出一记鹤亮翅,却见绑匪朝他撒了一把暗器,他虽以衣袖接住了暗器,正要将暗器反丢回去,怎料甫一接住,暗器便碎成烟雾散开。面前都是白蒙蒙的雾。呛得陆居安眼泪止不住的流,喉咙还很痒。

“暗器这种东西,可不是让人接的。下次记得要躲,知道了吗道长?”

林姑娘?

“你怎么在这里?”

“我们方才只是在附近藏起来罢了。”

林无忧笑笑,手起剑落,就又有几名绑匪身首异处。

……!那他方才不是暴露了吗?

林无忧对上他惊愕不已的双眸,笑得愈发灿烂。

“从早上离开客栈之后就知道道长在跟着了。”

啊……

陆居安莫名觉得身上有股躁动的热意。

待到绑匪都被斩杀殆尽。云梦弟子夜娴正要给众人疗伤。却见陆居安蓦的直直倒在地上,面上一阵潮红。

发烧了吗?!

林无忧这般想着。便见夜娴在给陆居安诊断后的神色微妙的看着她。

一位医者露出这样的神色是有点吓人的。

“道长他怎么样了啊,夜娴姑娘?”

“……他,中了春药。”

“啊?”

“……恐怕方才绑匪扔出来的不是暗器,而是几年前在江湖现世的新春药。只消在片刻,便能令人吸入春药,只是发作缓慢,需得等上半刻钟的时间。”

“……什么?”

“……你还是带他去玲珑坊开间房,解下药效罢。马车上应该还有用来绑货物的绳子。方才斩杀绑匪费了些许时间,他怕是快要发作了。”

“还楞着作甚?”

霖月看着林无忧两人,手中拿着绳子早就将陆居安严严实实的捆上了,还牢牢地打了个死结,避免他挣脱出来。

“这是你家的道长吧,你负责。”

霖月将陆居安抬到马车内,随后不容分说便将林无忧往马车上丢去。

……

白豆腐,吃吗?

------------------------------------------------------------------------------

陆道长,接受现实吧。才发现写了两个隐形病娇。

突然想到要是自家的华山小姑娘是个对于闺房之事全然不知的,纯的跟纯牛奶一样,那她压了道长岂不是更爽,然后她就以为这种事就是这样子的x。然后之后知道别人不是这样的,有点小郁闷,晚上就一边压着道长,一边跟道长求安慰啊什么的……(^q^)
啊,我为什么要把自家的华山小姑娘写成一个老司机啊Orz、

【华武GB】故人·叁

华山女侠林无忧X武当道长陆居安

私设如山,bug如海注意

前篇

-----------------------------------------------------------------------

自那日陆居安表示愿以身相许为报之后,林无忧就跟着陆居安在客栈住了下来,两个人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

只是这之后,林无忧便开始早起晚归,回来时身上满是尘灰,还一副十分疲倦的样子,偶尔还能闻到她身上略过的淡淡的血腥味。

两人一日之内的照面不过三回。

每次问林无忧她是去做什么事,她总是嬉皮笑脸的打哈哈。

陆居安虽想跟着查看一番,怎奈身上亦有要事,脱不开身。

这日夜里,陆居安放了信鸽归去,看着窗外影影绰绰的月,又想起林无忧的事情了。

此后无事可做,不若明日,跟在林姑娘后面看看罢。

陆居安杵在墙前,墙那头仍是没有任何动静。

她今日较以往要迟些。现在已是亥时一刻了,她还没回来。

陆居安索性就坐在桌前看起了《道德经》。

……

林无忧回来时,客栈的小二是一脸无奈,显然是从好梦中被吵醒的,有些恋恋不舍。

林无忧挠挠头。

一脸讪笑的说着,对不住对不住。然后麻利的溜回房门前。

道长睡了吗?

林无忧蹑手蹑脚地走到隔壁陆居安所在的房间,轻轻的打开门,就见陆居安已是伏到在桌上睡着了。走近了,才看到他的脸还压在一本书上。

哎,这人啊。

今天也是这么倔,都说了叫他自己先睡了。

林无忧轻轻的把他压着的那本书先抽了出来。

他的脸上已是盖上一个红印子。

虽说这人比自己年岁长了三年,但是寻常生活中的认知却还不如她,钱财也是,替人消灾或是吃饭结账什么的,都是丢块碎银了事,还得要她善后,若不是她好说歹说,他怕是不知道还有铜钱这东西。

林无忧轻点陆居安睡穴,这一点怎么着都能让他安睡上一个时辰。然后才将他揽在怀里。轻轻的放在放在床上,解开鞋履,铺上被子。

她还真的是越来越熟练了啊。

林无忧离开前这般想着。 

......

一点餐前甜点

----------------------------------------------------------------------------

小陆道长啊,梦想和现实总是有区别的,啊不是,梦想总要有,但是它......(摊手.jpg

后篇

【华武GB】故人•贰

自设华山女侠林无忧X武当道长陆居安

前篇
私设如山,BUG如海

————————————————————————————————
林无忧驾马行至金陵时,身上已是身无分文了。
金陵素来繁华,所见之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路都是砖石一块块铺起来的,平坦得很。路上行人衣着虽称不上华贵,倒也干净整洁。
林无忧虽是风尘仆仆的模样,倒是坦然,随便搭讪了个路边看起来是偷偷溜出来的富家小姐问了鸡鸣寺地处何处。告了辞便快马加鞭奔至鸡鸣寺。
不知道鸡鸣寺的大和尚好不好说话,要是能借住一段时间的话,真是感激不尽啊。
但若不行的话……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林无忧这般思忖着,却见一人突然从塔上跌落。
不容细想,林无忧足下一蹬,内息一提,三两下便到了佛塔附近接住了那人,为求安稳落地,还在空中绕了几圈缓缓下落。
咦,那不是上次的那个道长吗?
林无忧看着那人的面容如此想到。
原来求道之人都是这么轻的吗?
他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
林无忧面上倒是平静。
“好巧啊,陆道长。”
林无忧轻笑。
“……嗯,好巧。多谢林姑娘救命之恩,不知贫道该如何以报救命之恩?”
陆居安大抵是事出突然,还未曾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有些许呆滞。
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一下他。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欠你上次的茶钱呢,这次正好就抵消掉啦。”
“……难道贫道的性命,在姑娘眼里还抵不过区区茶水钱?”
陆居安淡淡然道。
“……咳,那个,陆道长怎么在这啊?”
他这是,生气了?
“贫道受人所托,前来拜访住持。”
林无忧见他眉头微蹙,越发笃定陆居安是生气了。
“……那怎么就到塔上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生气?
“亦是受人所托,到塔顶看看有没有轻功秘籍罢了。”
“这简单,我带你上去。”
林无忧抱着陆居安,脚下一使劲,三下五除二,几个调息,已经到了塔顶。
“……姑娘还是放贫道下来吧。”
“……好。”
林无忧只得将陆居安轻轻放下。
陆居安脚才踏到塔顶,林无忧就将集中精力于五感的感知。全身都在紧绷着,如同一只预备狩猎的虎,紧盯着猎物一般。
陆居安感到了些许压力。
但他毕竟也是受人所托,只得蹲下,在瓦片间细细翻找着那本秘籍。
咦,怎么?
陆居安翻遍了六面塔顶,都不曾发现那本秘籍。
难道是藏在暗格吗?
陆居安开了心眼去观察塔顶,却仍是没有发现那本秘籍。
“好了吗,道长?”
“嗯。”陆居安点点头。
陆居安话音才落,林无忧就将他的左手腕一抓,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拉,顺势将自己的膝盖朝陆居安的膝盖一撞,虽说力道不大,不会让陆居安受伤,却刚好让他一瞬之间失了平衡,林无忧的另一只手再这么一接。
陆居安就稳稳当当的被林无忧抱在怀里了。
“那个!姑娘?!”
“不要乱动!道长难道忘了刚刚是怎么跌落下去的吗?”
“……没忘,只是这——”
“哪有这么多只是的?道长可要抱紧了。”
陆居安还想辩驳些什么的,可耳边只听得一阵呼呼的风声。鼻尖又萦绕着先前在林无忧身上闻到的清冷的香气,不知该说什么才对。
“到了。”
这就到了?陆居安心底有些遗憾。不过还是从林无忧的怀里下来了。
看着一脸期待的小沙弥,陆居安叹了口气。
“塔顶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轻功秘籍。”
小沙弥显然很失落,眼底蓄着泪。
“你骗人!我师父……说了塔顶……有轻功秘籍的!我……我们……出家人……不打诳……诳语的……”
“诶,道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林无忧急急忙忙哄着那个小沙弥。
“贫道不过是说出事实而已。”
“人生而在世本就艰辛,你又何苦拆穿呢?再说了,人师父这么说,也是有他的用意,说不定小和尚以后就懂了啊……”
“话说回来,姑娘今日的救命之恩,贫道何以为报?”
……怎么又绕回来了……
嗯,若是说只消一顿饭钱便可,这个陆道长会不会又生气?可是看他这样,不说点什么就不罢休的样子……跟他说什么都不要好像也不太可能……
“姑娘可是想好了吗?”
“既然如此,不如你肉偿吧。”
“……”
林无忧回过神来,才发现身体早就擅自行动了,她现在是一手揽着陆居安的腰,另一只手还挑着陆居安的下巴。
虽说这些年师姐一直在教她怎么更像个女孩家家,但是林无忧自幼便和师兄一块习武练剑,武功且不说,就连师兄之间闲暇时聊起的荤段子也是有偷听个七七八八的。就连耍流氓也给学了过去,师姐还为此说教了师兄一番,还说她就没个正形。
虽说这些年从面上看有了成效,但是私底下林无忧还是时不时的耍流氓。
此番下山,又没师姐管教,自然是重蹈覆辙。
不过,这会儿可是玩大了。
回头,师门的负债怕不是又要再添一笔了……
不知道现在认怂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林无忧还在胡思乱想这自己的下场,陆居安早就把手搭在她的腰上环抱着她,几不可闻的说道:“好。”
?!
刚刚她听到了什么?
林无忧看着陆居安,一脸不可置信。
“贫道,愿以身相许为报。”
陆居安一脸正经的说道。
————————————————————————————————
放开我,我想写车!车!车——
想问官方今天可以女抱男了吗?

后篇

和自家的道长试了一下,结果我反而被抱起来了……为什么不能女抱男啊T^T那我买这个表情是为了啥啊Orz。
血书求官方出女抱男!!!
——
重发一遍,刚刚露码了。

【华武GB】故人•壹

华山女侠(林无忧)X武当道长(陆居安)
私设如山注意

前篇点我
————————————————————————————————
今日江南的日头很好。一路上总能看到村妇晒出的棉被和褥子,还能看见几个踏青的富家子,或是放着风筝,或是对着对子。
连风里都夹带着惬意,仅仅是拂面而来,便足以熏得人开始发困。
林无忧驾马奔波了一路,正是又累又渴。
前头正好有人高喊着,客官,您来啦,来,请上座!
一看前头正是茶馆。
林无忧下了马,缓步走到茶馆。
茶馆内宾客满席,特别是离说书人比较近的地方,更是围得几近水泄不通了,要不是茶馆小二再三表示,他们还要给各位客官上些茶水和茶点,怕是连过道都要坐满人了。小二领着林无忧也只能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一个才坐了一人的桌位。
那人一身素衣白裳,头发束得整齐,身后还背着一个剑匣。那不是武当的道长吗?
“不好意思啊,这位道长。您看您方便与这位女侠一块拼个桌坐坐吗?”
仔细一看,还挺好看的。整个人长得白白净净,唇红齿白,眉间一点朱砂,但眉宇之间又带着一股英气。
那人点了点头:“无妨。”
怪不得师兄说要是讨不到侠女做媳妇,那去拐武当的道长上山也是可以的。
“谢过这位道长。”林无忧抱拳,嫣然一笑。
不过近年来华山向武当借的钱至今仍未还清……但愿今日遇到的这位道长不会急着催债吧。
毕竟她还没开始卖艺赚钱呢,眼下连可以暂住的地方都还没找到。
“阁下可是华山弟子?”
……才说希望这位道长不会急着催债来着……
“……正是。”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无忧盘算着等下该怎么溜掉,等下是从窗户那里翻身下去,策马而去,还是趁着人多,混在人群里面悄悄溜走比较好?
那人微微一笑:“在下乃武当弟子陆居安。敢问阁下姓名?”
“……阁下一词不敢当,在下林无忧。”
……笑起来更好看了……完了完了完了,师兄说过,切记不可将姓名告知武当弟子的……师兄,当真是美色误人,怨不得她啊……
此后两人沉默无话。
说书人今日讲得大概是个潇洒的侠客故事,宾客时不时就叫好欢呼。
林无忧赶紧敛了心思。不知为何,心思全然不在说书人今日的故事上。看着陆居安认真听故事的侧脸,心底默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喝完了小二端上来的那一壶茶水,林无忧便和陆居安告了辞,逃也似的匆匆离开了。
离开了茶馆有了一段路林无忧才想起来一件事。
啊,她的茶钱还没付。
颠了颠自己那轻轻的钱袋,林无忧只得长叹一声。
根本就不够付清茶钱嘛……
……下次再还给那个道长吧。
林无忧挠挠头,驾着马儿继续朝着金陵前行。
————————————————————————————————
没错今天也还是这么短。

后篇

这个抱抱的表情用自家的云梦女儿试了,在武当金顶抱起了旁边的华山小姐姐。
突然就有了个华云华的脑洞。

云梦:……好……好沉……
华山:哼,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伤者就不要乱动了来着?
云梦:……
华山:好了,快放我下来。
云梦:不要。